關於部落格
  • 1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母猫叫安玲,产过很多小猫。生下安奇的那次是出了场意外。在安玲怀孕的时候,它的性情就变得古怪。是我一直宠坏了它,它也就大搞




母猫叫安玲,产过很多小猫。生下安奇的那次是出了场意外。在安玲怀孕的时候,它的性情就变得古怪。是我一直宠坏了它,它也就大搞破坏。家里的蚊帐抓得乱七八糟,而它似乎还未尽兴,仍旧乱咬乱抓好。不得以,把它的爪子剪了。当它再从楼顶跳过很矮墙时,没有利爪,一时抓不劳,从楼顶上掉了下去。跑到楼下查看时,只见它呆呆的蹲在摔下来的地方。半咪着眼,好像在忍着痛。我随即感到大事不妙了。果然,它直到晚上都不吃不喝。刚开始挺安静,夜深了就一直慌张的上窜下跳,缠着我不肯让我走开。妈妈说它怕是要流产了,马上找了个纸箱,里头安置好些温暖的衣服。安玲马上躲了进去,可是我一走开,它又马上跳出来绕在我脚边,凄厉的叫着。我只能静静的陪着它,蹲在箱边。不久后,翻开箱子一看。天啊!已经生了四只小猫崽下来了,只是很可惜都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。只见安玲一直就着小尸体闻着,舔着,让人看着心酸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安玲还躺在箱子里。再一次确认没有存活的小猫崽后,小尸体都清理出来埋掉了。回来打开箱子一看。哎!又生了一只,是活的!家人高兴之余却发现这小猫崽有缺陷。它的两只前腿是弯曲的,像曲棍球那样,不能伸直。爬不了,头顶着布,用后脚在乱蹬。能否生存下来还得看它的造化了。
  
  吃了几天奶,小家伙安奇长大了许多,金黄的毛色还有豹纹和***妈一样。可奇怪的是安玲好像不大喜欢它,总不肯让它吃奶。要抓着它,它才肯乖乖的喂。稍不注意它就跑得无影无踪。让小家伙一天天衰弱,眼看着要饿死了。后来我用小孩吃的奶粉,冲了奶注在针筒里,再塞到安奇的嘴里,一点点的喂它。终于,它逃过了死神之手。但却成了缺少母爱的残疾猫。有好几次安玲还想把它藏起来。还叨着它跳上床,放在人侧身睡的背后,希望翻身时能压死它。安玲的好多次毒手都没能得逞,安奇也终于坚强的活到了学走路的时候。刚开始用嫩如豆芽的一双小前脚跪着走时,总磨得鲜血直流,看着都心疼。给它做了俩小手套,还可减少些疼痛。一天天过去了,一步步,一个个血印,终天让它学会了走路。而且当初的小猫已经长成大猫,前脚也长出了厚厚的茧。安奇的表情总是很坚定,有一种稳重的表现。虽然它不能爬高,但也活得潇洒。还能像袋鼠那样用有力的尾巴和后腿形成一个三角形,稳稳的托住身体。然后站立起来,两只小前手就放在胸前,很是可爱。看电视的时候,它喜欢找个有坡度的地方靠着前脚,享受的模样。
  
  不久后,安玲又怀孕了,一胎产了四只,它很喜爱。猫崽还很小的时候,就都送人了,家里不让养这么多猫。这可能让安玲一时受到刺激,竟对安奇发起母爱来了。抱着安奇给它喂奶,而安奇也惊讶的享受着这一渴望已久却早前失去的温馨。我们不让,分开它们,毕竟它已经长大到体型和它母亲一样的年纪。安玲便叨着安奇往高处爬。怎知安奇实在是太大、太重了。一松口,安奇便重重的从六、七节高的楼梯摔了下来。我抱起来一看,可怜的家伙流了两条鼻血。鼻血事件后,安奇也顺从了我的意愿。安玲却开始又搞破坏、偷吃,还放肆到在家里乱排泄。终于气得妈妈决定把它放生掉。为此,我无奈了许久。
  
  安仔的出现是在一天的雨后,跟着哥哥羞羞的躲在门外,看着可怜又可爱。这小家伙擅用攻心计。终于由大门外、外厅、猫窝,到现在的沙发上。安仔是男生,但性情却很温柔,总能媚惑人心。它很快融入了我家,成了安奇的好友,也成了安奇和家里狗狗之间的友谊桥梁。安仔喜欢和安奇抱在一起睡在沙发上,帮安奇舔毛。和狗狗也能水火相融。偶尔犯犯偷吃的小毛病(偷了东西会和安奇分着吃),其他的时间都很乖。安仔不像安奇那么怕生,谁都可以抱,对人没戒心。但就是因为它太乖了,却让我永远失去了它。
  
  那晚,我还在一边谅衣服,一边对着冲我柔柔的叫着的安仔说话。谅完拿桶回去的功夫,便听到门外一些声响,紧接着安仔一声短促的哑叫。我跑出去,已看不到安仔蹲在窗口的踪影。马上开门,只见有两个黑影(十二、三岁的小孩着身影),已跑开50米远。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偷猫贼。腿已拔开边追边喊了起来。那小偷一看有人追,黑暗中抛下一团黑色的东西,跑运了。我眼见那黑团一下子窜进了石缝里。我一边叫着安仔一边捡起缝口一条手指粗的绳子拉了拉。安仔惨叫了一声,爪子抓得石头吱吱响。我一边哄着一边轻轻的把它拉了出来。家人也都追了出来,我们一起回了家。安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呆呆的看着。我赶忙把安仔身上的污泥和阴沟里的垃圾清理掉。我发现它的一只前脚被扭断了(这天杀的小偷)。上了药之后,妈妈用竹片帮安夹好。等腿好了后,安仔也瘸了,跑不快了,跳不高了。郁闷却也安宁的和安奇相扶相持的过日子。
  
  在毫无任何征兆的一个晚上,安仔失踪了。这一次我彻底失去了它。再怎么哭也找不回它。安奇也狂躁的到处找它。总想跑出从来没有出过的门外。几天后,安奇也不见了,我失魂落魄的找了它三天。有时明明好像能听见它的叫声,又像是幻听。第四天,我终于顺着微弱的叫声,在野外的一片草丛中发现了安奇。心疼的带回家,小心的看护着廋得皮包骨的它。常对它说话,告诉它我何尝不想念安仔,但我不能再失去你安奇了。为了不让它再跑出去,我把安奇关了起来。十几天过去了,安奇的体能恢复了,精神状态却很不好。我又不忍心,就放它出来了。谁知道第二天,安奇又不见了。像安仔那样第二次失踪时不好的预感笼罩在我心头。方圆的任何一个地方,一直扩大范围去找。从白天到黑夜,一整个星期没有一点音讯。我永远失去了它们。那伤心全化成了泪水。在每一天,每一个黄昏。在门口,我总敲响它俩剩饭的大铁碗。希望它们能像以前一样,一听便来到脚边,亲昵的叫着,在我身边蹭着。我崩溃了,多少个思念的夜晚哭醒了。多少篇日记里记载着它们。
  
  从此,我不再养猫了。虽然我依然很爱猫,但心里已经被它们装满,我至今仍很思念它们。


母猫叫安玲,产过很多小猫。生下安奇的那次是出了场意外。在安玲怀孕的时候,它的性情就变得古怪。是我一直宠坏了它,它也就大搞破坏。家里的蚊帐抓得乱七八糟,而它似乎还未尽兴,仍旧乱咬乱抓好。不得以,把它的爪子剪了。当它再从楼顶跳过很矮墙时,没有利爪,一时抓不劳,从楼顶上掉了下去。跑到楼下查看时,只见它呆呆的蹲在摔下来的地方。半咪着眼,好像在忍着痛。我随即感到大事不妙了。果然,它直到晚上都不吃不喝。刚开始挺安静,夜深了就一直慌张的上窜下跳,缠着我不肯让我走开。妈妈说它怕是要流产了,马上找了个纸箱,里头安置好些温暖的衣服。安玲马上躲了进去,可是我一走开,它又马上跳出来绕在我脚边,凄厉的叫着。我只能静静的陪着它,蹲在箱边。不久后,翻开箱子一看。天啊!已经生了四只小猫崽下来了,只是很可惜都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。只见安玲一直就着小尸体闻着,舔着,让人看着心酸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安玲还躺在箱子里。再一次确认没有存活的小猫崽后,小尸体都清理出来埋掉了。回来打开箱子一看。哎!又生了一只,是活的!家人高兴之余却发现这小猫崽有缺陷。它的两只前腿是弯曲的,像曲棍球那样,不能伸直。爬不了,头顶着布,用后脚在乱蹬。能否生存下来还得看它的造化了。
  
  吃了几天奶,小家伙安奇长大了许多,金黄的毛色还有豹纹和***妈一样。可奇怪的是安玲好像不大喜欢它,总不肯让它吃奶。要抓着它,它才肯乖乖的喂。稍不注意它就跑得无影无踪。让小家伙一天天衰弱,眼看着要饿死了。后来我用小孩吃的奶粉,冲了奶注在针筒里,再塞到安奇的嘴里,一点点的喂它。终于,它逃过了死神之手。但却成了缺少母爱的残疾猫。有好几次安玲还想把它藏起来。还叨着它跳上床,放在人侧身睡的背后,希望翻身时能压死它。安玲的好多次毒手都没能得逞,安奇也终于坚强的活到了学走路的时候。刚开始用嫩如豆芽的一双小前脚跪着走时,总磨得鲜血直流,看着都心疼。给它做了俩小手套,还可减少些疼痛。一天天过去了,一步步,一个个血印,终天让它学会了走路。而且当初的小猫已经长成大猫,前脚也长出了厚厚的茧。安奇的表情总是很坚定,有一种稳重的表现。虽然它不能爬高,但也活得潇洒。还能像袋鼠那样用有力的尾巴和后腿形成一个三角形,稳稳的托住身体。然后站立起来,两只小前手就放在胸前,很是可爱。看电视的时候,它喜欢找个有坡度的地方靠着前脚,享受的模样。
  
  不久后,安玲又怀孕了,一胎产了四只,它很喜爱。猫崽还很小的时候,就都送人了,家里不让养这么多猫。这可能让安玲一时受到刺激,竟对安奇发起母爱来了。抱着安奇给它喂奶,而安奇也惊讶的享受着这一渴望已久却早前失去的温馨。我们不让,分开它们,毕竟它已经长大到体型和它母亲一样的年纪。安玲便叨着安奇往高处爬。怎知安奇实在是太大、太重了。一松口,安奇便重重的从六、七节高的楼梯摔了下来。我抱起来一看,可怜的家伙流了两条鼻血。鼻血事件后,安奇也顺从了我的意愿。安玲却开始又搞破坏、偷吃,还放肆到在家里乱排泄。终于气得妈妈决定把它放生掉。为此,我无奈了许久。
  
  安仔的出现是在一天的雨后,跟着哥哥羞羞的躲在门外,看着可怜又可爱。这小家伙擅用攻心计。终于由大门外、外厅、猫窝,到现在的沙发上。安仔是男生,但性情却很温柔,总能媚惑人心。它很快融入了我家,成了安奇的好友,也成了安奇和家里狗狗之间的友谊桥梁。安仔喜欢和安奇抱在一起睡在沙发上,帮安奇舔毛。和狗狗也能水火相融。偶尔犯犯偷吃的小毛病(偷了东西会和安奇分着吃),其他的时间都很乖。安仔不像安奇那么怕生,谁都可以抱,对人没戒心。但就是因为它太乖了,却让我永远失去了它。
  
  那晚,我还在一边谅衣服,一边对着冲我柔柔的叫着的安仔说话。谅完拿桶回去的功夫,便听到门外一些声响,紧接着安仔一声短促的哑叫。我跑出去,已看不到安仔蹲在窗口的踪影。马上开门,只见有两个黑影(十二、三岁的小孩着身影),已跑开50米远。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偷猫贼。腿已拔开边追边喊了起来。那小偷一看有人追,黑暗中抛下一团黑色的东西,跑运了。我眼见那黑团一下子窜进了石缝里。我一边叫着安仔一边捡起缝口一条手指粗的绳子拉了拉。安仔惨叫了一声,爪子抓得石头吱吱响。我一边哄着一边轻轻的把它拉了出来。家人也都追了出来,我们一起回了家。安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呆呆的看着。我赶忙把安仔身上的污泥和阴沟里的垃圾清理掉。我发现它的一只前脚被扭断了(这天杀的小偷)。上了药之后,妈妈用竹片帮安夹好。等腿好了后,安仔也瘸了,跑不快了,跳不高了。郁闷却也安宁的和安奇相扶相持的过日子。
  
  在毫无任何征兆的一个晚上,安仔失踪了。这一次我彻底失去了它。再怎么哭也找不回它。安奇也狂躁的到处找它。总想跑出从来没有出过的门外。几天后,安奇也不见了,我失魂落魄的找了它三天。有时明明好像能听见它的叫声,又像是幻听。第四天,我终于顺着微弱的叫声,在野外的一片草丛中发现了安奇。心疼的带回家,小心的看护着廋得皮包骨的它。常对它说话,告诉它我何尝不想念安仔,但我不能再失去你安奇了。为了不让它再跑出去,我把安奇关了起来。十几天过去了,安奇的体能恢复了,精神状态却很不好。我又不忍心,就放它出来了。谁知道第二天,安奇又不见了。像安仔那样第二次失踪时不好的预感笼罩在我心头。方圆的任何一个地方,一直扩大范围去找。从白天到黑夜,一整个星期没有一点音讯。我永远失去了它们。那伤心全化成了泪水。在每一天,每一个黄昏。在门口,我总敲响它俩剩饭的大铁碗。希望它们能像以前一样,一听便来到脚边,亲昵的叫着,在我身边蹭着。我崩溃了,多少个思念的夜晚哭醒了。多少篇日记里记载着它们。
  
  从此,我不再养猫了。虽然我依然很爱猫,但心里已经被它们装满,我至今仍很思念它们。
該怎麼找傳播小姐的工作內容是甚麼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